微 信 掃 一 掃
廣東醫改十年放與沉 粵式方法論破解基層醫改難題
發布時間: 2019-11-19 來源: 21世紀經濟報道 作者:

  2009-2019年十年間,廣東圍繞“看病貴、看病難”問題在推動人事薪酬制度改革、分級診療制度建設等關鍵環節,摸索出了一套切實有效的實施路徑。


  自2009年新一輪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啟動伊始,廣東醫改就走在了全國前列。


  數據顯示,2009年,財政醫療衛生支出只有253億元,廣東基本醫保財政補助每人也僅有90元;2018年,廣東的財政醫療衛生支出飆升至1407億元,基本醫保財政補助也上漲至490元每人。


  這僅僅是廣東醫改成績的一個縮影。廣東省衛生健康委黨組書記、主任段宇飛在接受包括21世紀經濟報道在內的記者采訪時表示,2009-2019年十年間,廣東圍繞“看病貴、看病難”問題在推動人事薪酬制度改革、分級診療制度建設等關鍵環節,摸索出了一套切實有效的實施路徑。


  在國務院醫改領導小組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李玲看來,這樣的實施路徑非常好的踐行了頂層設計如何與地方探索相結合。


  “廣東是一個區域發展不同的典型區域,如何讓省里的頂層設計在地方落地,這需要有一套激勵地方創新和探索的機制。”11月17日,她在第二屆中國(廣東)衛生與健康發展峰會暨廣東醫改十大創新典型發布會上說。


  放權為的是人才下沉


  事實上,“看病難、看病貴”一直是困擾基層群眾的難題。


  于患者而言,基層醫療衛生服務機構缺專家、缺設備、缺藥品;于醫務人員而言,基層條件差、待遇低,且帶來的職業發展空間有限。


  因此,患者不肯去、醫生不愿留,政府投入減少、服務能力趨弱等多重因素交錯下,基層醫療衛生機構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對此,廣東省衛生健康委曾在2010年前后先后深入韶關、梅州、惠州、東莞、中山、江門、清遠等一線做調研。調研顯示,廣東多數地區基層醫生收入僅相當于同職稱教師的3/4或更低,醫務人員年收入平均只有6萬多元。


  基層薪酬待遇低,吸引不了人才,自然也留不住人才。2015年,粵東西北鄉鎮衛生院新招聘醫務人員流失率達39%,流失人員中本科以上學歷占83%.


  通過調研,廣東省衛生健康委黨組副書記、副主任黃飛很快就發現了問題根源,“作為公益一類事業單位,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績效工資占比較小,績效工資總量限制較嚴,不得突破。在編制上限制較多,靈活性不夠。”


  這些都限制了基層衛生院發展的“拳腳”,改革勢在必行。


  2017年1月,廣東在全國率先啟動基層醫療綜合改革,明確允許鄉鎮衛生院和社衛中心實行“公益一類財政供給,公益二類事業單位管理”,人員實行縣招縣管鎮用,績效工資總量不予限制。與此同時,下放權力,賦予院長(主任)“用人權”“做事權”“分配權”。


  對于人事薪酬制度改革,韶關市衛生健康局局長胡德寧感受頗深。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韶關市正是利用人事薪酬制度改革引來了人才、留住了人才。


  韶關南雄市設立了醫科人才綠色通道,對4類醫科人才實施免試入編,在醫學院上午面試、人社部門下午就可以入編,僅一年半就吸引了875名人才入職。為了留住人才,南雄市為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提供了每月1300元的補助,同時政府允許醫療機構將其收支結余的90%用于績效發放,將當地醫務人員的年均收入提高到了10萬-15萬元。


  “人事薪酬制度改革釋放了基層醫療機構的人事權、分配權,實際上幫助當地留住了醫護人員,根本上為的是保證人才下沉。”胡德寧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人才留在基層醫療機構也帶來了基礎醫療服務水平的提升,韶關縣域住院率目前已達到61%,超出全省平均水平10個點。


  人事薪酬制度改革帶來了一系列變化,韶關市僅僅是冰山一角。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廣東全省鄉鎮衛生院總診療人次3839.4萬、出院人次95.2萬,分別較去年同期增長7.7%、5.1%,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對于基層群眾的吸引力在逐步增強。


  組團幫扶側重“造血”


  盡管廣東縣域內住院率早在2018年就實現了83.5%,但當前還不足以實現“大病不出縣”。


  段宇飛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透露,下一步的醫改重點是繼續落實分級診療,而推行分級診療必須要以縣醫院為抓手,把縣醫院建成農村醫療衛生服務的龍頭。


  但事實上,僅靠基層醫療機構引進與培養人才,很難在短時間內滿足上述需求。于是,結合“組團式”援藏帶來的靈感,廣東省衛生健康委在2018年探索出一種城市三甲醫院“組團式”幫扶基層的廣東模式。


  按照此模式,由廣東省醫療綜合服務能力強、人才資源相對集中的14家三級甲等綜合醫院,對粵東粵西粵北地區14家縣域住院率偏低、服務能力較弱的縣級醫療機構,采取“院與院”一對一結對幫扶三年的形式。


  該模式更側重“造血”而非“輸血”。從實際效果看,14個受援醫院所在地區2019年上半年的縣域內住院率相比同期提升了3%.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還注意到,無論是鄉醫免試入編、基層醫務人員收入提升,還是“組團式”幫扶背后,都離不開強大的財政支撐保障。


  李玲也發現,廣東省基層醫療機構收入年均增長率保持了11.2%的速度,其中財政補助收入占比從2009年的25%上升到了如今的50%.“這得益于廣東財政的大手筆,2016-2018年三年間向基層投入了612億元,這在全國也難出其右。”


  但也有學者指出,對于廣東這一強財政省份的醫改舉措,能否放之全國而皆準,其他地區是否具備相應的財政支撐實力,醫療資源與人才的下沉,又如何與醫療資源分配的效率和效益之間進行拿捏與平衡,仍是對基層醫改可否持續的考驗。


  李玲認為,廣東醫改趨勢實際上也是全國醫改的一個縮影。


  “廣東承擔了一項非常大的任務,廣東目前正在逐漸進入老齡化,對我們未來的醫改提出了更多要求。因為慢性病、老年疾病耗資巨大,如何應對如此變化,這是全國話題。”在她看來,如何激勵地方創新和探索,而且又能把這些創新探索很快去復制推廣,這才是粵式方法論最大的意義。


  (編輯:喃喃)

河北福彩中奖哪个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