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11月2 日香港見聞錄丨為香港哭泣:“攬炒”的代價
發布時間: 2019-11-03 來源: 作者:

與其意思相近的“玉石俱焚”、“同歸于盡”更能簡潔地概括暴徒的心態。“我們拒絕攬炒,要救香港。”這是經歷了幾個月動亂的各界港人,對暴力事件做出的齊聲呼吁。


11月2日,周六,這一天的感受與前些天看到的“風平浪靜”的“東方明珠”反差很大。


令我陷入深思的是:為什么周一至周五的白天,還是那些文質彬彬的人,周六、周日就變成了魑魅魍魎?為什么秩序井然的法治社會,會在這幾個月里陷入周期性的無法無天?


我到香港才幾天。僅就這幾天的觀察,還不足以給出答案。但是,我看到了那些被迷惑、被裹挾、被“綁架”的普通市民,心痛他們的無奈、無助、無辜。


11月2日,維園大游行。早在我們抵港當天就已獲悉,接連幾天,新聞也在不斷播報,有關申請游行被兩度駁回。連我們這些游客都知道,相信香港市民會更加清楚,這天發生在維園的集結,肯定是非法集會。



集會時間是下午3點,2:30時,維園還是平靜的,銅鑼灣地鐵站附近開始出人潮。


3點半,維園人流不斷涌入,大批警員到場喊話,稱是非法集結,要求在場市民散去。我混跡人群,聽他們叫喊口號,看他們對警方的警告置若罔聞。


這些人中,年輕人居多,也有一些服色各異的中青年,黑衣蒙面人里不乏青年女性。他們看起來有組織、有分工,有人拿對講機,有人打著只有彼此明白的手語、旗語,有人負責后勤保障……儼然一支訓練有素的隊伍。


說好的“無組織”“無后臺”“無大臺”呢?瞪眼說瞎話,也總要有個限度吧!


警方開始驅散人群,部分市民開始離散。我跟隨幾個中年人一起離開,其中一位大姐還安慰我(也不知是不是自我安慰):不是戒嚴,“出街”是沒關系的。


突然,警車鳴笛聲響起,人群馬上騷動起來。有人喊道:水炮車來啦,快走呀,快跑呀!于是,情況不明的人們一起狼奔豕突起來。不遠處一輛水炮車停下,一位大哥停下腳步拍攝,嚇得大姐馬上叫起來:“不好影啊,快d走啊,唔系真系噴水啦!”



路人紛紛就近尋找障礙物躲避,我在人群中也被緊張的氣氛感染,躲在了天橋墩旁,周圍的人都是杯弓蛇影、狼狽受驚的樣子。


我仿佛身處巷戰現場,心中有幾分遑惑,同時生出巨大的荒謬感:萬萬想不到,都已經是9102年了,在我來過十數次曾無比心儀的城市里,居然會親歷這樣一幕。


更令我困惑的是:這些明顯不是“黑衣人”的市民,他們面對警方執法時顯得緊張而配合,他們的舉動顯得守法知禮,可為何明知是非法集結,還要來呢?他們的訴求到底是什么?


如果說這些是被迷惑市民,還有些則是被裹挾的老百姓。


我住的酒店11月2日這天恰有新人擺婚宴,擺了30圍臺,結果只來了不到一半人,很多到來的賓客都說地鐵出口被封,不得其門而出,兜了大圈才來到。新郎新娘一直站在三樓宴會廳門口等待,卻怎么也等不來另一半客人。他們上午在酒店大堂拍照時的喜悅還在眼前,此刻卻唯有無奈了。



還有更多是被“綁架”的普通老百姓——


我們看到:黑衣人在街道中心設置路障、燒紙箱,旁邊的一位清潔工人,默默地看著,待火燒完就去收拾;


我們看到:酒店附近圍墻被涂抹大量標語,酒店幾位員工,事后默默地用化學清滌劑進行清洗;


我們看到:偌大的茶餐廳只有一臺客人。見我們進去,幾個員工馬上爭相上前斟茶遞水——原本一個客似云來的周末的夜晚,就這樣被破壞了。他們看著外面“黑衣人”不時跑來跑去,臉上的表情也令人相當同情。


這些底層的小老百姓,何其善良,何其無辜!



在酒店門口,保安見我駐足張望,馬上前來詢問,我說不知還能不能去街上的茶餐廳吃飯,他馬上友好地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外賣單,說:你看看他們還送不送餐?你有沒有香港電話,要不要我幫你打?聽我說要去下一個街口看看,他再三建議不要去,見我堅持,他居然默默地將送我到下一個街口,看我暫時安全才離開。他說,已經3個星期沒有在港島這邊鬧了,酒店生意眼看剛穩定下來,這個“結”不知得怎么拆了……



一位的士司機憂心忡忡地說:現在影響還只是初現,接下來很多鋪頭到期可能就不續約了,很多人會失業,到時香港就“不知怎么死”了……




他們的擔心,那些“攬炒”的人,聽見了嗎?看見了嗎?在乎嗎?




連我這樣一個“外人”都為香港哭泣,那些口口聲聲香港是你家的人,真為香港好,消停消停吧!

河北福彩中奖哪个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