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教育隨筆:特殊教育是詮釋人性的教育
發布時間: 2019-11-01 來源: 揭陽新聞網 作者: 江周敏

  是夜,玉蘭香飄。我,走出辦公室,俯瞰底下燈光搖曳、竹葉婆娑的康復園,心底思緒泛起。在這里已工作6年多了,特殊教育陪伴著我一路走來。


  說教育是人世間深沉的事,那是因為它如同一條春秋河流,一直與人類歷史并行。說特殊教育是人世間純粹的事,那是因為它貼近心靈、詮釋人性、返照生命。


  它是走進心靈的教育


  “殘疾學生與常人之間有一道天然的屏障,很難接近……”這道屏障,就是心靈的屏障。心靈是什么,簡單地說,心靈就是人的內心世界,是思想、理智和精神的境況。它真實而又隱性存在,不易知曉和接近。所以,才有“海再深,沒有心之深。”“只有到達不了的心靈,沒有到達不了的彼岸”等的說法。特殊學生,由于生理缺陷導致心理存在著差異性,這給教育帶來前置性的難題與困惑。如何針對特殊群體心理特點,進行有效的教育,做到知心達意最為重要。往往,我們會通過一些“媒介”去發現和接近特殊學生的心靈腹地。譬如自閉癥學生,因獨特的心靈世界,會外化出一些對“聲音、形狀、顏色、氣味”等產生應激性、刻板重復的行為。抓住、掌握這些行為特征,以及由此建立起來的相對穩定的“個人行為時空坐標系”,可以發現、推導他們的行為心理軌跡,直觀他們的心理狀態,為實施教育提供必要的信息符號。


  發現和找準特殊學生的心理行為規律,是頗費心思,也極耗時間的事情,這個過程需要執著去分辨,積極去還原心理現場。有時,為了建構一個學生的心理模擬景觀,要經歷一個月、兩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卷宗累帙更不在話下。特殊教育教師,是用心去探訪心,用靈魂去標量價值的工作者。特殊教育,是不計代價、純粹真誠走進心靈的教育。


  它是詮釋人性的教育


  當一種事業,需要最大限度去付出,而又不會有太多回報的時候,它更能體現人性的真善美。特殊教育,便是這樣一種事業。對于特殊教育,對于特殊教育工作者,很多人會給出這樣的說法:獻愛心和做善事。所謂愛心,是指同情憐憫的心態。對于特殊教育而言的愛心,不僅是傳統含義上的同情和憐憫,更是一種發自對生命個體尊重和教育公平的真誠體認。如果不具備這樣的真誠體認,很難做到真愛輸出與真心為之。


  特殊教育的真,是人性真誠的愛。


  從事特殊教育,與其說是一種善行,不如說是一種感恩之舉。古人云:“羊有跪乳之恩”、“鳥有反哺之義”。感恩,是社會責任。責任,從路徑指向上有兩個方面的含義,一是應盡自己的責任,二是應盡他人的責任,尤其是面對老弱病殘者,更要責無旁貸去履行。正是這樣一種類似于本能的意識扎根在心底,我們才不會睡在“道德高臺”上麻醉自己、忘乎所以,懈怠責任和迷失方向,而是更加具體、堅定著一切教育行為,感恩著工作。


  特殊教育的善,是人性感恩的行。


  “自從有了人類,就有了殘疾人,然而,作為人類教育活動一個組成部分的特殊教育,卻沒有隨著殘疾兒童的存在而存在。”嚴格意義上,中國以學校組織為特征的特殊教育,從1874年英國人在北京創辦的譬叟通文館開始,至今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教育必須呼應時代,同時又決定于時代。由于特定歷史時期中國的經濟水平不高和社會認識的某些錯位,特殊教育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有過困惑、彷徨,甚至無奈。一百多年來,中國特殊教育雖蹣跚前行、發展緩慢,但從未停止和消亡,十八大后,更呈現出蓬勃的生機。直至現在,我總認為,中國特殊教育有一種內在的潛質,那就是對“美好愿望”的堅持和傳承。美,是一種對生活的熱愛、對未來的積極向往。假如沒有殘疾人群體的自尊、自重、自愛、自信,沒有特殊教育工作者對殘疾人事業的堅持,并彼此傳承著美好愿望,中國特殊教育很難有今天日漸繁華的氣象。這愿望,像玉蘭一樣,香遠益清、接續傳播。


  特殊教育的美,是人性自覺的美。


  它是返照生命的教育


  “在這個世界里,有一座城市,它并不孤獨,有熱淚和星辰作伴”。這是某個夏夜,走在剛剛閉幕“趣味運動會”的學校操場、瞭望滿天星辰時寫下的一段話。有人認為,特殊教育相對于普通教育,就像一座孤獨的城市,缺少對外的溝通和交流,社會認識度不高,是小眾的教育。每一種事業,只要你投入其中,用心用情去工作和感悟,總會收獲人生,或是生命某些珍貴的東西。從事特殊教育久了,發現它存在一個強大的生命能量場。當你看到克服身體不平衡狀態努力在跑道上“奔跑”的孩子的時候,不由自主地升騰起自強不息的精神自覺。當你從“星星的孩子”手中接過他們家政課做成的點心的時候,感動彌久不散、熱淚盈眶。這些自帶能量的孩子和情景,時刻讓生活的每一個低谷回響春雷,讓寂寞的夜晚寫滿生意。這些精神自覺和情感涌動,相對于名利,更有意義,是一種強烈的生命返照和堅韌的生命自持。在這處教育的園地里,我們并不孤獨,反而富足于某種熱鬧。


  有人說:“從事特殊教育,是在貧瘠的大地上耕耘,讓貧瘠的土地生長綠色的生命,是有尊嚴、有境界、有情懷的事業。”我們并沒有給自己的事業尋找任何可以匹配的高尚詞語,只期待,將教育做回像自己內心需求往返一樣的常態。事實上,沒有必須從屬于自己的成功,只有從屬于自己的行為。我們只是,用心甘情愿的態度,過無怨無悔的教育生活。


  夜深了,“體溫”下降后的大地歸于寧靜,可我真切感知到,勞作一天的身心正在“康復”,準備明天新的旅程。


  (作者系市特殊教育學校校長)


(編輯:喃喃)


河北福彩中奖哪个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