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500位深圳壕搶光192套房源:凍結139.7億 均價13萬
發布時間: 2019-11-01 來源: 每日經濟新聞  作者: 每經記者 甄素靜 林菁晶

  10月30日,深圳500位幸運壕相聚在華僑城洲際酒店。


  他們當中的一部分此前交了500萬元“誠意金”,是2794組客戶中的幸運兒。此番前來的目的,是為“深圳史上最難搶”網紅盤深業中城選房。


  盡管只有192套房,但開發商還是邀請了順序號為1~500號(含500號)的客戶前來選房,以防有人棄選。


  選房環節持續了將近10個小時。《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在現場看到,不少購房者是拖家帶口前來的,現場安保也極其嚴格。除了帶著號碼牌的選房者和家屬,其余人一律不得入內,這也把一些前來采訪的媒體拒之于門外。


  因為選房過程過于漫長,午飯期間,開發商為現場購房者提供了漢堡,而晚餐也以三明治草草打發。身家百億的幸運壕們,為了買房真的很努力。


  “剩下哪套要哪套”


  據記者了解,項目推售的戶型共8種,分別為建面約132平方米3房、175平方米3房、193平方米3房、204平方米4房、233平方米4房;309平方米4房(復式)、362平方米6房(復式),396平方米6房(復式)。


  從選房去化速度來看,最受歡迎的戶型為200平方米左右高層,價格超過2500萬元。


  13:18,第一位業主誕生,233平方米4房,總價3000多萬元。


  兩小時后的15:18,全場最貴頂復被一位億萬富豪選中,396平方米6房,總價7787萬元,全場沸騰!


  “我們認籌了兩個號才中了一個,還是300號后的,另一個號是2000多,更沒戲。”選房已經進行了兩個小時了,袁女士還坐在酒店露天花園無聊地玩著手機,兒子在現場看其他幸運壕們選房。


  袁女士說,看中深業中城的地段、學區,轉租為售消息一出,他們就開始準備資金和名額,兒子一個名額,借了親戚名額,全款貸款都無所謂。


  “還中意什么戶型?剩下哪套要哪套。”袁女士不無遺憾地說,“可能都輪不到我們了,前面幾乎沒人棄選,總價最高的7788萬元頂復也已經成交了。”


  選房現場外,除了等到不耐煩出來透氣的500位幸運壕們,也有不少理財機構的客戶經理,趁機尋找他們的理想客戶。


  小何拎著印有公司logo的袋子,蹲在坐在臺階上抽煙的幸運壕身旁,滿臉笑容地介紹著公司產品,比如100萬元多久能收益、收益金額是多少,并再三確認“我們真的不加個微信嗎”。業主略不耐煩地推辭:“我做生意的,沒有現金流。”


  小何說,金融公司頻繁爆雷后,生意越來越難做,業主并不是真沒現金流,能毫不猶豫地能拿出500萬元現金流來認購,他們更相信房產能幫助他們,將現金短期變為現金牛。


  袁女士雖早早做足了準備,但他們也不確定能等到“剩下那套”。接近傍晚6時,袁女士兒子從選房現場出來,以爸爸要回家了為由帶她一起離開了酒店。


  從早上熬到天快黑,現場有一些號碼靠后的購房者已經有些不耐煩了,一位400多號的業主盡管覺得選房無望,但仍不想放棄。他走出選房大廳,坐在酒店門口的角落里靜靜地玩手機。


  而在現場,其中一位已經選完房子的幸運壕,跟同伴聊著,說“要先坐地鐵回購物公園站打個卡”。


  轉租為售的10萬+豪宅


  回顧2017年政策大力倡導“租售并舉”之時,深業集團推出了4條長租公寓產品線——深業檸盟、深業有居、深業上居、深業頤居,覆蓋從青年到老年的全齡段人群。同時深業集團宣布將5個新建項目用來租賃,其中就包括這個位于香蜜湖豪宅片區的深業中城,彼時令不少看重香蜜地段的富豪們深感遺憾。


  今年9月底,深業中城突然宣布將項目轉租為售,引得大批富豪跑到營銷中心登記。甚至有網友調侃土豪們國慶期間都不敢出去玩,因為“深業中城可能隨時開盤,周游列國回來房沒了”。


  該項目盡管價格不菲(備案均價13.1萬元/平方米),但性價比極高,不僅是老牌名校東海實驗小學和深高級南校區的學區房,更是名副其實的香蜜湖豪宅。


  據悉,周邊的二手房價已經遠遠超出該樓盤的價格,例如水榭花都14萬~20萬元/平方米,熙園15萬~21萬元/平方米,香蜜湖1號17萬~24萬元/平方米。以至于有業內人士表示,如果搶到房再轉手賣出,可輕松獲利300萬元。“絕對穩賺不賠。”


  深圳市房地產研究中心研究員李宇嘉分析認為,深業中城受熱捧,一方面是因為小陽春以來,高端項目消化殆盡,恰逢“金九銀十”,先行示范區加持,需求再次回升;另一方面,深圳樓市兩級分化趨勢明顯,一邊是高端需求旺盛,另一邊是低端需求也旺盛,比如深圳外圍沙井、光明、坪山等地,房子賣得也很好,包括小戶型商務公寓。未來多重紅利眷顧下,深圳樓市依然是這個走勢。(編輯:喃喃)


河北福彩中奖哪个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