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大學生因曠課多被退學”:本該如此
發布時間: 2019-11-01 來源: 東方網 作者: 朱永華

  就記著提問“河北體育學院40名大學生曠課多被直接退學,學校做法被指粗暴怎么看”,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巖表示,“我們去年也說過,要讓一部分學生天天打游戲、天天睡大覺、談戀愛這樣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他談到,如果這個學校是依據規定作出這樣的處罰,那是一個好的信號(據10月31日《澎湃新聞》)。


  一直以來,坊間都是認為,孩子只要進了大學的門,就等于十年寒窗沒有白費,孬也罷好也罷,最后都能“混”上一張畢業證。從吳巖司長回答記者的話語中也不難聽出,在全世界高校畢業率都很低的情況下,“中國相對來說很高”,這也意味著坊間那句話不是空穴來風。事實上我們的在校大學生,只要不違法犯罪,不出現極其有損社會道德的行為,極少會被學校退學甚至“開除”,至于因曠課多而被直接退學的,更是聞所未聞。


  應當說,“嚴進寬出”一直是我們高校普遍實際遵循的“不成文規則”,這也的確與我們的國情有關,普通家庭能夠走出一名大學生尤其是進入名校,不僅花費了父母全部投入和心血,更寄托著一個家庭甚至是整個家族的希望,高校也不忍心讓這些學生畢不了業。過多寬容的結果,正如吳巖司長所表示和人們所看到的那樣,不少學生一旦邁進高校的大門,打游戲、談戀愛,無節制的“吃喝玩樂”,也就成了三年大學生活的主要內容。盡管我們的畢業率不能簡單與國際“接軌”,但學生進了高校就進了安全區就必須畢業的現狀,確實已經不能再持續下去。


  常言說“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高校更有自己的校園規則。平心而論,我們很多高校所制定的各項章程和規章制度既不少、也不松,甚至不乏“史上最嚴”的校規。嚴格按照校規制度來執行,勢必也會有很多學生無法畢業,就比如“曠課”而言,如果因為曠課多而不能畢業,在校大學生就不可能成為某些“逃課神器”的主流消費者。更不可能“天天打游戲、天天睡大覺、談戀愛”,正是因為這樣的校園生活最后也能“混”到一張畢業證書,才使得很多考生把考上大學就能“放縱三年”作為自己的“精神動力”。


  高校“嚴進寬出”的后果,不但縱容了大學校園的“吃喝玩樂”風,消解了很多學生的進取心,也使得如今大學畢業證的“含金量”明顯不足,雖然有人調侃如今走在大街上“一棍子撂倒10個人,至少有8個大學生、研究生”。但招聘企業單位卻往往感嘆“招不到真正的人才”。試想一下,如果每一張大學學歷的“含金量”都是千足金,一些地方的環衛部門何至于要招“大學生環衛工”,正是因為大學文憑的“滲水嚴重”,在造就“滿大街都是大學畢業生”的同時,卻還讓用人單位覺得“一才難求”。


  確實,高校就必須要讓一部分天天打游戲、天天睡大覺、談戀愛的大學生不能如愿畢業,對于想“混三年”的大學生,整日里“翹課”,把花父母血汗錢在校園里吃喝玩樂的學生,就是要按照校規嚴肅處理,大學不是“安全區”更不是“安樂窩”,它理應成為莘莘學子探尋真知的競技場,而每一張蓋有高等學府印章和校長簽名的大學畢業證書,更應當蘊含著足夠的知識含金量,如此才無愧于“天之驕之”的學術殿堂。


  (編輯:喃喃)


河北福彩中奖哪个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