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賽事繁榮背后透視中國網球
發布時間: 2019-11-01 來源: 新華網 作者:

  新華社深圳10月31日電(記者張榮鋒 梁金雄 王浩明)今年的WTA年終總決賽落戶深圳,組委會開出的1400萬美元(1美元約合7.04元人民幣)總獎金是上屆的兩倍有余,一時掀起了一場波瀾。WTA為之振奮,深圳的闊綽使WTA“讓排名前300的選手都能過上體面生活”的目標更近一步,而《紐約時報》等部分西方媒體則炮轟WTA,抱怨將這一重要賽事放到中國并一包十年的做法“不厚道”。

  近年來中國網球賽事一片繁榮,ATP和WTA分站賽接踵而至,WTA內地賽事全年共10站,僅比賽事最多的美國少一站,ATP賽事共四站,包括大師賽和中網等高級別賽事。深圳總決賽的單打冠軍獎金刷新紀錄,如選手全勝奪冠,可得到472萬美元,超出四大滿貫獎金最高的美網(385萬美元),更是秒殺ATP總決賽冠軍獎金的271萬美元(全勝奪冠)。深圳的巨額支票,一時間將中國網球推上了焦點。

  大量職業賽事落戶中國,這是中國經濟發展繁榮的推動效應,也是值得我們驕傲的資本。職業賽事助推國內網球文化迅速提升,網球運動熱度持續升溫。賽場外,網球基礎設施和培訓機構與日俱增,網球運動人口基數迅速擴大,賽場內,中國人的觀賽禮儀不斷改善,中國網球全方位進步。但美中不足的是,在重量級比賽中,缺少本土選手的問題明顯,對于國內大多觀眾來說,觀看比賽時找不到明確的支持目標。新鮮勁過后,賽事的魅力也開始下滑,所以大多比賽上座率不高。

  今年的總決賽,內地只有張帥和徐一幡兩名雙打選手。這不禁讓人懷念“金花”一代,李娜、鄭潔、彭帥曾將中國網球推上高峰,李娜曾兩奪大滿貫、打入WTA總決賽的決賽,鄭潔兩次進入大滿貫單打四強,彭帥女雙拿過兩個大滿貫和一個總決賽冠軍,當年她們雖遠在異國比賽,仍有數萬中國球迷熬夜看球。如今,豪華賽事都來到了家門口,吸引力卻略顯黯淡。

  在經歷多次大滿貫一輪游后,張帥去年進入美網四強,王薔今年美網八強,但兩人都缺少持續穩定的表現,仍難以成為大賽的主角。當然,這也不能說明中國網球水平大幅下滑,在經歷高峰后,進入蟄伏和蓄力階段也屬正常。今年參加美網的中國選手有13人,6人打入正賽,正賽人數僅低于美國和俄羅斯。單從參賽規模看,中國網球整體實力并未削弱,只是目前沒有冒尖的選手。

  美網也反映出中國網球人才儲備更厚實。十年前,WTA前200名中,中國僅能有5人入圍,現在共有10人。“鄭潔杯”全國青少年網球賽到今年是第十次舉辦,鄭潔透露,2010年開始辦賽時一站只有幾十個孩子報名,今年的八站賽事共有3000人參賽,這還不包括囿于簽數限制很多報不上名的人。從今年起,中國網協也開始實施青少年比賽積分制度,根據賽事級別和選手表現確定積分,建立青少年選手全年表現的大數據庫,便于人才挖掘和成長跟蹤。另外隨著網球文化的深入和中國家庭消費能力的提升,成才的路子更寬,家庭自費培養也是一條路,例如王薔和鄭賽賽都屬于體制外成長起來的球員。

  同樣,中國網球也存在諸多問題。最棘手的就是缺少好教練,這是多年痼疾。現存的高水平教練也不愿意下沉做青少年網球培養,原因之一是精心培養的好苗子很可能打水漂,被別的省隊挖走的風險很大,利益沒有保障。好教練也面臨著俱樂部的誘惑,搞網球培訓收益通常更豐厚。另外,球員培養費用很高,大多數家庭無法支撐。據鄭潔透露,俱樂部培養專業球員收費30萬是實打實的良心價,很多俱樂部的收費可能要50-80萬。這種投入高、回報沒保障的投資,愿意嘗試的家庭不多。另外,鄭潔在青少年培養中發現,現在的孩子跟她們那一代比缺少拼勁,缺少必勝的決心。一直以來,中國選手的一大現象是出成績晚,通常都是25歲以后,因此巔峰期持續的時間也會較短,人才容易出現斷層。今年女子網壇最活躍的加拿大選手安德萊斯庫只有19歲,年初還是百名開外,卻生生地打入總決賽,這意味著她可以比中國選手職業生涯長6年左右。

  賽事頻頻的背后,辦賽能力不足的問題也開始顯露,尤其是新承接賽事的舉辦地。比如今年的WTA總決賽,媒體工作間距離媒體看臺入口距離過長;所謂媒體看臺卻沒有媒體專區;賽場內沒有無線網絡覆蓋;工作間沒有按常規打印賽事成績等。從各地辦賽情況看,場館硬件都是國際標準,但細節服務上都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問題。

  總之,中國網球在國家發展大潮的助推下,逐步融入了國際網壇。目前雖然還缺少“金花”一代水準的成績和選手,但中國網球的未來值得期待,當天賦、資源、勤奮和機遇再次集于一身,中國網球就會出現下一個高手。


(編輯:孫兒君)

河北福彩中奖哪个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