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李心草案羅某乾強被立案偵查 曾稱“沒碰過她”
發布時間: 2019-11-01 來源: 中國網 作者: 黃孝光

  10月16日清晨,陳美蓮(藍衣)在嫂子趙翠芬陪伴下,前往醫院就醫。攝影/本刊記者 黃孝光


  備受關注的李心草案,有了重要進展。


  據央視報道,根據云南昆明李某草家屬收到的立案通知書顯示,近日,昆明市公安局對羅某乾強制猥褻侮辱一案立案偵查。昆明市公安局盤龍分局對羅某乾等人過失致人死亡一案進行立案偵查。另外一份由昆明市公安局盤龍分局發出的鑒定意見通知書顯示:根據司法鑒定,李某草的死亡原因為溺死。


  9月9日,李某草在昆明市盤龍江落水身亡,在此之前她與同學任某燊,以及任某燊的兩位男性朋友羅某乾與李某某昊一起在酒吧飲酒。10月14日,昆明市公安局成立專案組,對李某草死亡案立案偵查。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曾前往事發現場,試圖還原李心草的墜江謎局。


  李心草墜江謎局


  這些天,陳美蓮總是夢見女兒李心草。夢中的女兒仍是兒時模樣,獨自在地里玩泥巴。


  9月8日深夜,18歲的李心草和室友與另外兩名男子外出喝酒,后墜入酒吧外的盤龍江。兩天后,當她在20公里外的滇池被打撈上來時,已身軀冰冷。


  向來不愛喝酒的李心草,生前遭遇了什么?雖然,她的死之前被警方認定為自殺,然而在母親陳美蓮看來,整個事件疑點重重,自殺之說讓人難以接受。


  10月11日,陳美蓮把女兒落水死亡一事連同自己的疑惑一起發到了網上,迅速引起網友的關注。圍繞李心草的死亡謎局,網友和媒體發起了廣泛的討論。討論的焦點集中在李心草為何先行離開酒吧,并最終釀成墜江的悲劇。


  10月14日,昆明警方宣布對李心草案進行提級偵查,成立由市公安局分管副局長任組長的專案組。昆明市公安局在微博上回復陳美蓮,“我們一定依法徹查到底,還原案件真相,還您和女兒一個公道。”


  “相約自殺”


  據陳美蓮回憶,她與女兒最后一次通電話是9月8日中午。電話里,女兒告訴她,已經買了回家的票,國慶節要和她一起看閱兵直播。


  9月9日凌晨3點,陳美蓮被嫂子趙翠芬的電話喚醒,對方告訴她“女兒喝多了在派出所”,“只有直系親屬簽名才能領人出來”,讓她連夜趕到昆明。


  在從老家曲靖前往昆明的路上,陳美蓮反復撥打女兒手機,但始終無人接聽。趕到派出所,陳美蓮才知道女兒已經死了。


  “她有心臟病,不能受刺激,所以我在電話里瞞著她。”趙翠芬回憶說,之前他們夫婦接到昆明市盤龍區鼓樓派出所的電話,被告知“有4個孩子約著一塊跳江,其中一個是李心草”。


  這4個孩子是昆明理工大學大二學生李心草、李心草的室友任某燊(女,19歲)、任某燊的朋友羅某乾(男,22歲)和李某某昊(男,22歲)。事發前,他們在位于昆明市盤龍區桃源街132號的熱度酒吧喝酒。


  到了派出所,李心草的親屬發現,跳江的其實只有李心草一個人。在那里,他們看到其他3人安然無恙。其中同行的兩名男子向他們講述了李心草自殺的過程,李心草的表姐陳潔一邊聽還一邊錄了音。


  “她有過很多次自殺舉動,比如跳江。第一次,她像是要吐了,我們扶她到店門口蹲了一下,她突然站起來往江邊沖,我們趕緊把她拉回店里。回店后,她又把啤酒瓶砸碎想割腕,我們全部都攔下來了。”


  其中一名男生表示,在他們的安撫下,李心草原本已恢復平靜,卻又借口上廁所,突然跑出去攔了一輛出租車。他們跟上去將車攔住,告訴司機“朋友喝醉了,你先別忙開車”。


  這名司機后來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李心草上車后一言不發,“呆坐在后排座位上,緊隨其后的兩名男子勸其下車,說你喝多了,再玩一會兒,等下一起走”。


  幾分鐘后,悲劇發生了。


  大約凌晨兩點,李心草從出租車下來,沖向酒吧對面的盤龍江,跳了下去。周圍的人迅速報警,一位路過的退伍軍人跳入江中營救,然而因天黑援救未果。


  對于女兒自殺的說法,陳美蓮無法接受。她反復向媒體強調,雖然家境困難,但女兒生性開朗,成績也不錯,不存在厭世自殺的可能。


  事后,李心草另兩名室友也表示,事發當晚11點,李心草還打電話給她們,說晚上不回宿舍了,讓她們第二天幫忙帶課本去教室。據這兩名室友說,她們受任某燊之邀,當天原計劃一同前往,但臨時有事未能成行,最終只有李心草赴約。此外家屬了解到,李心草此前并不認識當天碰面的兩名男子。


  “如果想自殺,為什么要打出租車?兩名男子與心心(李心草小名)是第一次見面,為什么不是她室友出來照顧她?我們一直設想,如果當時他們讓心心坐車走了,心心本不會死。”陳潔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們一直心存疑慮,但因著急尋人,事發當晚沒能及時追問。


  魔幻季節酒吧內景。李心草等人在此點了12瓶500ml的啤酒。此后他們又前往了江對面的熱度酒吧。攝影/本刊記者 黃孝光


  “醉酒致幻”


  相關監控視頻,記錄下了事發當晚李心草4人幾乎所有的行程。


  9月8日13時48分,李心草和任某燊從呈貢大學城乘地鐵出發赴約。15時許,4人在昆明恒隆廣場碰面,此后到正義坊步行街吃火鍋。吃完飯,從19點41分至次日凌晨1點37分的近6個小時內,4人輾轉3家酒吧,共點了36瓶啤酒和4支調制酒。


  據消費單據和同行3人的說法,李心草當晚一共喝了五六瓶酒。在789青年會酒吧點了12瓶啤酒(每瓶300毫升),李心草喝了3瓶左右;在魔幻季節酒吧點了12瓶啤酒(每瓶500毫升),李心草喝了一瓶多;在熱度酒吧點了12瓶啤酒和4支調制酒,李心草喝了大約一瓶啤酒。


  據《南方都市報》報道,李心草當晚還點了一杯“B52”雞尾酒,用約30毫升的子彈杯裝著,由3種調酒調制而成。據封面新聞報道,根據基酒品牌選擇的不同,“B52”的度數會有相應變化,一杯“B52”酒精濃度在35度左右,但60度左右的也并不少見。


  羅某乾曾對李心草親屬表示,在熱度酒吧,“4人一起喝了4瓶不到時,李心草開始胡言亂語”。另一男子李某某昊則稱,“轉到熱度酒吧的時候李心草已經醉了。”


  令李心草親屬不解的是,一向不愛喝酒、不去復雜場所的李心草,為什么會跟著他們連續輾轉3家酒吧,直到喝醉?


  “女兒不是喜歡喝酒的那種人,酒量也不大,平常逢年過節偶爾會喝一點酒慶祝一下。”陳美蓮說。陳潔則表示,她唯一見過李心草喝多的一次還是在去年除夕,“那晚親戚勸酒,李心草不會喝白酒,就一口悶了,喝完便說頭暈,然后就去睡了,并不會耍酒瘋。”


  但據澎湃新聞報道,9日凌晨0時13分30秒,監控視頻中李心草疑似醉酒,“顯得情緒波動大并有摔物舉動,隨后沖出酒吧”;0時19分30秒,李心草“用頭撞桌子、手亂甩,再次沖出酒吧門”;1時37分10秒,李心草“砸掉了一瓶啤酒,被制止后第三次沖出視頻畫面,在酒吧外‘啊’地吼叫了一聲”。


  根據陳潔提供的錄音,同行男子描述稱,李心草醉酒時“像中邪了一樣,哭喊‘你不要來找我,十多年了,找他(她)”“抱怨一些小事,要么就是童年陰影,要么就是喝酒喝到幻覺”。他們強調,喝酒期間沒有碰過違禁品。


  無論是此前的“相約自殺”,還是同行男子所述的“醉酒致幻”,都是李心草親屬心中未解的疑惑。


  事發后的幾天,昆明下過幾場大雨,上漲的江水將李心草的遺體從盤龍江沖到約20公里外的滇池東碼頭。9月10日,李心草家屬沿江尋找,找到滇池口時,遇到一名撈水草的工人,告訴他們,有個黑衣長發的女生被沖到了滇池。


  報警后,因雨勢太大,水上派出所于次日清晨才將遺體打撈上岸。技偵人員現場勘驗發現,尸體血液凝固,無外表傷痕,初步認定為溺水死亡。


  警方隨后向家屬作了情況通報,并組織他們與涉事三方進行民事調解。


  據陳潔介紹,調解員建議“賠償私了”,而賠償是基于“共飲人保護相關條款”。根據相關法規,判斷共同飲酒人是否存在侵權行為,通常從兩個方面考量,一是在飲酒過程中是否存在過度勸酒的行為,二是在飲酒后是否對過量飲酒的人進行了必要且合理的照顧。


  李心草的親屬提出了80萬到90萬的賠償金額。兩名同行男子以父母不在為由回避了討論,任某燊的母親則強調自己是單親家庭,經濟困難,出事后自己女兒的處境也不好,希望他們能夠換位思考。“換位思考”的說法激怒了陳美蓮,她當場離席,調解未達成任何共識。


  調解那天晚上,警方提到會讓法醫做抽血鑒定。兩天后家屬去詢問鑒定結果,被告知因為尸體在水里泡了太久,“抽了很多地方,都沒抽出血來”。


  熱度酒吧大門緊閉, 門口的盤龍江即為李心草的落水點。攝影/本刊記者 黃孝光


  兩次掌摑


  調解失敗后,9月15日在鼓樓派出所,陳美蓮首次看到女兒落水前的監控錄像。


  錄像顯示,9月9日凌晨1點44分,李心草躺在酒吧長椅上,羅某乾俯身相對,動作不明,整個過程持續約23秒。之后二人相繼起身,坐在隔壁桌的任某燊和李某某昊走過來圍站在她身邊。短暫交談后,任李二人控住李心草雙手,期間李心草哭鬧不止。隨后,羅某乾左手把住李心草臉部,右手連續掌摑了她兩次。


  趙翠芬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看到錄像后陳美蓮瞬間奔潰,因為李心草“從小到大沒被這樣對待過”。與此同時,她們表示還聽見李心草接連三次呼喊“我要報警”。被打耳光十幾分鐘后,李心草沖出視頻畫面,不久之后有人大呼“落水了”。


  據陳美蓮回憶,事發當晚在派出所羅某乾曾主動向她保證:“沒有與李心草發生過沖突,沒有碰過她,也沒有任何刺激她的行為或勸酒。”刻意的隱瞞加深了陳美蓮的懷疑,讓她更加堅定“要一查到底”。


  當天傍晚,李心草親屬就向鼓樓派出所提出立案申請,稱事發當晚羅某乾疑似對李心草實施了猥褻行為,要求對同行3人采取強制措施。第二天,鼓樓派出所受理了案件并展開初查工作。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羅某乾在筆錄中解釋,自己將李心草壓在身下,是在安撫李心草的情緒,他用手腳做支撐俯身,湊近李心草耳邊說“你酒喝多了,不要亂了,睡一會兒就好了”。


  至于掌摑行為,警方提取的高清音頻顯示,羅某乾打完后說了句:“啪啪啪,幾個耳光就把她kao(云南方言,意為‘打’)醒。”羅某乾亦在筆錄中解釋,掌摑前曾征得任某燊與李某某昊的同意,目的是讓李心草清醒,恢復理智。


  對于這些解釋,李心草親屬表示難以相信。


  報案后,警方曾告訴李心草親屬,“目前調查顯示,李心草落水非刑事案件,像意外落水這類初步調查不涉案的,是否要進行尸檢需由家屬主動申請。”


  9月18日,幾經猶豫后,陳美蓮向警方遞交了尸檢申請。后又于心不忍,撤回了申請,將希望寄托于警方立案。


  提級立案


  國慶假期結束后,陳美蓮再次來到昆明。沒等來立案的她,于10月10日再次向警方提出尸檢申請。


  10月11日,李心草的親屬以陳美蓮的名義寫了封陳情書,連帶此前錄制的李心草疑似被猥褻的監控視頻一起發布在朋友圈,對外披露了李心草落水身亡的案情。李心草的同學看到后,連夜在微博轉發這一消息。


  離奇的案情迅速引起輿論關注。第二天,大批網友向陳美蓮去電詢問事件真假,各地媒體也蜂擁而至,試圖找到李心草墜江的真實原因。


  輿論的關注也推動了警方的調查。10月12日下午,昆明市公安局盤龍分局發布通報,稱已成立工作組,對此事進行核查。10月13日,昆明醫科大學司法鑒定中心接受陳美蓮委托,對李心草尸體進行了解剖;云南公安司法鑒定中心和昆明醫科大學司法鑒定中心對檢材分別進行檢驗鑒定。


  10月14日21時52分,昆明市公安局公布了最新調查進展:“綜合現場勘查、走訪調查、視頻分析、物證檢驗等工作情況,對盤龍分局辦理的李某草死亡事件,提級成立由市公安局分管副局長任組長的專案組,對李某草的死亡立案偵查,市級檢察機關同步介入監督。市公安局督察支隊牽頭成立工作組,對專案工作進行督察,對盤龍分局前期工作開展倒查。”


  這也是自9月9日李心草墜江后一個多月以來,警方給出的最全面的一次回應。收到立案通知后,李心草的親屬抱頭痛哭。


  10月15日,《中國新聞周刊》在昆明市公安局督察支隊附近的一家酒店,見到了陳美蓮。她靜臥在床上,一語不發。


  趙翠芬告訴記者,19年來陳美蓮與女兒相依為命。陳美蓮早年被查出心臟病,生李心草時因此差點喪命,所以給女兒取名“心草”,希望她像小草一樣,生命力頑強。


  李心草出生后10個月,她的父親就在一次礦難中去世。此后,陳美蓮母女同趙翠芬一家生活在一起。平時,陳美蓮就幫著嫂子照看服裝店,月薪2000多元,李心草上學的學費,還需要親戚們接濟。


  2018年李心草考上大學后,陳美蓮逢人便夸自己女兒。一張貼在昆明理工大學信息工程與自動化學院教務辦門口的成績單顯示,李心草上一學期的成績在班級排名第九。


  如今,女兒意外離世,讓陳美蓮悲痛萬分。過去的一個多月,她曾數次暈倒,被送往醫院治療。


  提級偵查后,警方已對熱度酒吧的員工做了筆錄,提取了酒瓶等證物。日前記者實地走訪看到,該酒吧大門緊閉,已經停業。


  離酒吧20米開外有個治安崗亭,崗亭中存放救生圈等救生設備。正在執勤的一名城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桃源街的酒吧擾民問題嚴重,去年曾被集體關停了一個月。整頓后,酒吧數量從23家減至如今的五六家。


  按照整頓要求,深夜11點后酒吧禁止亮燈、放音樂,12點后必須打烊。然而,在李心草墜江當晚,熱度酒吧仍然營業到了凌晨兩點。


  “如果我們當時在現場,肯定能救起李心草,我們有這個力量。”這位城管說。三年前,他在附近救起過一個酒后落水者。“一個小伙子,喝多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跳了下去。”據他了解,桃源街幾乎每年都有人落水身亡。


  這位城管還透露,鼓樓街道辦事處即將展開新一輪的整治,“可能今后這邊都不讓開酒吧了”。10月16日,盤龍區公安分局亦圍繞轄區酒吧、KTV、桑拿洗浴、麻將室等場所,開展了“主題式集中統一行動”。


  “信任如山,責任如山,真相和正義不會缺席。我們一定依法徹查到底,還原案件真相,還您和女兒一個公道。”日前,昆明市公安局在微博如此回復陳美蓮。至于偵查情況,昆明市公安局督察支隊負責人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結果很快出來,但具體進展暫不便透露。


  (編輯:喃喃)


河北福彩中奖哪个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