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他們,用無聲的愛筑起溫暖的家
發布時間: 2019-10-31 來源: 揭陽新聞網 作者: 記者 林春曉

  雖說語言不是蜜,但能粘住人心。然而,榕城區梅云街道大圍社區居民黃武彬卻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因為他一出生就是聾人,再悅耳動聽的聲音也沒法聽到。


  在正常人看來,可能殘障人士與正常人組建家庭有點困難,不過,今年30歲、陽光樂觀的黃武彬,不僅擁有一份收入穩定的事業,還娶了一位身體健全、心地善良、聰明能干的姑娘,與常人一樣組建起一個能遮風擋雨、溫馨祥和的小家庭。如今,黃武彬夫婦已育有兩個孩子,其中長子4歲,身體健康,活潑可愛,說話伶俐。小兒子剛出生10幾天,他的日子越過越有滋味。


  

 黃武彬、許躍燕夫婦享受幸福時光。林春曉 攝


  緣起問路,用手比畫結友誼


  29日,記者來到紫峰山下的梅云街道大圍社區,采訪共同釀造愛情佳話的黃武彬、許躍燕夫婦。“老婆對我很好,似一束靠正能量點燃的燈光,照亮我這個無聲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她像一只為我叼走痛苦、銜來幸福的吉祥鳥。”大學畢業的黃武彬,用手機給記者發來這條散發詩意的短信,讓心中感激之情順著指尖汩汩而出。


  2005年,年僅17歲、家住梅云石頭村的許躍燕,來到大圍社區一家公司打工。當天,她向一位小伙子問路,可連說3次,對方都毫無反應。經旁人提醒,許躍燕才知道這位小伙子是聾人,名叫黃武彬,大圍社區人,是在外地高校讀書的大學生,這次放暑假回鄉到這里幫忙。


  此后,兩位年輕人開始熟識。許躍燕做產品銷售,只讀初中的她時常被電腦難住,精通此項技能的黃武彬總會出手相助,交往多了,許躍燕學會用變口型、打手勢等方式同黃武彬進行肢體語言溝通。每當比畫不出、或者發生誤會鬧笑話時,他倆便輔以文字交流,使溝通更順暢、準確和高效。部分人嫌與聾人溝通太累、太麻煩,而許躍燕卻樂此不疲,在黃武彬回校后仍跟他用手機發信息保持聯系。


  2014年,兩人均到了婚戀年齡,雙方各自先后相親幾次,可都無果而終。眼看25歲的兒子仍是“光棍”,黃武彬的母親林少蘭著急了,便主動向許躍燕的母親許美貞提親,見平時女兒和黃武彬感情不錯,許母與老伴在征得了女兒同意后欣然應允了這門親事。可這場婚姻,卻遭到了一些親友的強烈反對,他們擔心許躍燕嫁過去后,無法跟丈夫很好地溝通而受苦。


  不懼世俗,相互扶持筑幸福


  社會上的許多人只看到殘疾人的缺陷,而忽略了他們的優點。可在許躍燕眼里,黃武彬誠實正直、有情有義、敢于擔當,還有能力養家,適合自己對伴侶的要求。


  2014年,經慎重考慮,26歲的許躍燕與25歲的黃武彬結婚,兩顆燃燒的心終于煮沸了愛情。


  婚后的甜蜜時常夾帶著苦澀。一次,夫妻倆一塊兒出門,在路上遇到許躍燕一位久未見面的同學,對方跟黃武彬打招呼,可黃武彬卻沒有開口回應。見自己為妻子帶來尷尬,黃武彬賭氣表示下次不再兩個人同行。許躍燕深知,化解社會偏見,讓丈夫更自信坦然,最好的武器就是夫妻恩愛。“風浪再大也折不斷海燕的硬翅,只要我倆過得好,別人的閑言碎語擋不住咱倆追求幸福的腳步!”許躍燕寫下這段話給愛人“打氣”。此后,每次遇到各種尷尬,均被她一一巧妙化解。


  “殘疾人有缺陷,活得不容易,我們應多加尊重和愛護。當他們擁有幸福時,整個社會才會真正美好!”憑著這種風吹不倒的堅強信念,許躍燕把所能給予的愛都傾注到黃武彬身上:看他喜歡吃什么,就多買一些回家;家務盡量自己多做,不讓他勞累;天黑的時候,丈夫視力差,就讓他在安全的地方活動,確保其不摔倒、碰傷……婚后,黃武彬對妻子也是百般疼愛:看妻子干家務累了,就拉她坐下休息,遞上茶水;見她要干體力活,便主動搶來做;妻子懷孕后,黃武彬更是配合著母親和岳母干活,并買來營養品給妻子補身體……盡自己所能幫助妻子,為家庭付出。


  結婚次年,第一個孩子平安降生,將近一歲時能正常說話,這給黃武彬夫婦和所有親人莫大的安慰。采訪中,恰好黃武彬的長子從幼兒園放學歸來,一進家門便撲到父親身上比比劃劃,格外親熱。許躍燕告訴記者:“兒子一歲多咿呀學語時,總纏著父親要和他說話,可這個簡單要求總得不到滿足。我便意識到必須讓子女從小接受爸爸與別人不一樣的事實,早點教他用手勢、眼神、表情等肢體語言同父親交流。小家伙挺懂事,也愿意學,現在跟父親溝通很順暢。子女必須尊重孝敬身體不便的父親,這是我立下的家規。”對于這一點,家婆林少蘭感動地說:“兒子有這樣愛護他的妻子,確實難得,這種幸福是用多少金錢也買不來的!”


 


河北福彩中奖哪个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