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戀戀石螺
發布時間: 2019-10-30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楊美濱

  近日回家,母親端了一盤石螺上餐桌。石螺據說多附在水中石頭等硬物上,加之螺殼堅硬,因此得名。深綠暗黑的一盤石螺,盤頭有俗稱 “金不換”,調味點綴,香氣撲鼻而來,別有一種風味。想想自己已經有十來年沒有吃石螺了,嘬石螺還停留在少年時代的夏天傍晚。


  那時鄉村的夏天傍晚,是屬于石螺的。吃石螺的前奏是到屋前摘幾枝“金不換”。那時候普通人家的花圃中都會種一兩株“金不換”。 “金不換”是海鮮的標配,炒蜆、炒蟹、炒螺都可以下之,專門可以去除海鮮所帶之腥毒。你家沒有種,那就到我家門前摘兩個,鄰里之間和氣和睦。摘完之后,石螺在平底鍋里翻炒,街頭巷尾此起彼伏,噼里啪啦會響震天。在沙堆里玩耍的孩子聽到炒石螺聲,就紛紛洗手回家等著嘬石螺了。


  而今我又看到餐桌上的石螺,更覺得親切。這是早上母親從市場買來的,放在水里,滴幾點油,這樣才能讓螺吐出泥沙和小螺仔。農家自有農家處理食材的小智慧。石螺是父親炒的,母親不敢輕易出手,而要請有小廚經歷的父親出山。他們說:“炒石螺的時候要注意火候,太生了就不好吃,炒得過熟了就嘬不出來了。正是要拿捏有度,炒到剛好石螺口前部的小蓋脫掉,肉略微起皺就可以。”只見父親氣定神閑,下油,再下蒜頭和姜,下“金不換”,一翻炒味道就出來,下石螺,翻炒十幾下,澆醬油,再翻炒兩下,灑點水,最后兩鏟子很快就能起鍋了。


  大家紛紛從盤里捏起石螺,放到嘴邊嘬,果然很輕松就吃到肉,是那么爽脆而鮮甜。一嘬就停不下來,石螺雖小,不比大魚大肉,但這江河的味道原來如此特別。而今從營養學的角度來審視,石螺富含蛋白質,有一定的健胃功效。嘬著嘬著,不知不覺石螺殼就在桌面堆成一個小山。偶然遇到有點難嘬的,父親說這也是有訣竅的。拿一只筷子,把螺肉支進去,再一嘬就出來了。又或者往螺尾嘬一下,再到前面的口子一嘬,也很快出來。這似乎也藏著那么一點哲學的味道。


  母親說,在以前,這一堆堆的石螺殼是不能扔掉的,吃完就要把它儲存起來。村子里時不時總會有人來收石螺殼,這些殼敲碎了,拿到石灰廠去發石灰,確實是物盡其用。石螺的湯底也會在餐桌上被孩子們爭搶,這湯味道鮮甜,有螺肉味,用來澆飯再好吃不過了。在以前孩子多的年代,常常會因為搶一點石螺湯而吵架。


  一粒小石螺,原來藏著這么多的故事和回憶。其實對于生活在漁村的父老鄉親來說,石螺還曾經是他們安身立命的所在。所謂“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在溪里扒石螺也是一種謀生方式。已經過世的伯父在被大家念起的時候,他的一生跟石螺是分不開的。常常是在凌晨五六點,伯父就帶著工具出發。他穿著水褲下水,在攀附物上摸下石螺,把大口的網兜放到水底的泥面上,用一柄木耙把匯集到溪底泥上的石螺往兜里扒。不管是寒冬臘月,還是夏日酷暑,他都在水里謀生。石螺從水里撈起來之后,要洗掉附在上面的泥,剪掉螺尾。勤快的扒螺人一天往往能扒到幾百斤石螺,再進行販賣,一般一天會有一兩百元的收入。石螺生于水中,本來清寒,上了岸就走進了人間煙火。


  扒石螺,一個漁民家庭賴以過活;炒石螺,炒出不一樣的風味;嘬石螺,滿足了味蕾也嘬出了樂趣。在物質匱乏的年代,老一輩的人圍著一盤石螺慢慢地嘬,甚而自嘲道:“一盤石螺,嘬到床腳椅腳折(嘬到餐桌椅腳都折斷)。”意即一盤石螺實在令人留戀無窮,慢慢地嘬慢慢地享受,全家人吃一頓飯要好久,乃至使得本來就將要壞掉的餐桌餐椅也徹底壞了。在今天,嘬石螺嘬得再久,也不會把餐桌椅嘬壞了。透過一盤石螺,我們嘬到的是回憶,嘬到的是人間的煙火味。


  (編輯:陳悅申)


河北福彩中奖哪个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