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丁香情結
發布時間: 2019-10-30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涂惜君

  我有一個丁香情結。這個情結始于戴望舒的《雨巷》。那時讀初中,正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齡,讀了這首詩,從此心里住進一個撐著油紙傘的結著愁怨的姑娘。


  中師畢業后一直教小學語文,某一年的教科書里有一篇課文《窗前一株紫丁香》:走進濃綠的小院,我們把一株紫丁香,栽在老師窗前。老師,老師,就讓它綠色的枝葉,伸進你的窗口,夜夜和你做伴。你聽,你聽,綠葉兒在風里沙沙,那是我們給你唱歌,幫你解除一大的疲倦。你看,你看,滿樹盛開的小花,那是我們的笑臉,感謝你時時把我們掛牽。夜深了,星星困得眨眼,老師,快放下教案吧,讓花香飄進你的夢里,那夢呀,準是又香又甜。


  這是一首兒童詩,寫給老師的,詩很美,也很感人,教完這篇課文,對丁香有了更深的好感。后來有了QQ,Q名就叫紫丁香;不久有了新浪博客,注冊名叫“靜靜的紫丁香”,至今,“靜靜的紫丁香”博客里尚留存一百多篇筆耕的痕跡。


  再后來,聽到唐磊的《丁香花》,歌詞很美:你說你最愛丁香花,因為你的名字就是她,多么憂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當花兒枯萎的時候,當畫面定格的時候,多么嬌嫩的花,卻躲不過風吹雨打,飄啊搖啊的一生,多少美麗編織的夢啊,就這樣匆匆你走了,留給我一生牽掛。那墳前開滿鮮花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你看那漫山遍野,你還覺得孤單嗎?你聽啊,有人在唱那首你最愛的歌謠啊,塵世間多少荒蕪,從此不必再牽掛。院子里栽滿丁香花,開滿紫色美麗的鮮花。我在這里陪著她。一生一世守護它……


  據說是寫給一位不幸病逝的年輕女老師的,背后故事很凄美。


  心里便想:難道冥冥之間丁香與老師真的有著某些牽連?


  后來寫詩去發表,詩名就叫丁香,再后來,有了微信,自然而然就叫丁香。以至于一些后來認識的文友、誦友和家長都自然而然地叫我“丁香老師”。


  2016年,創辦“丁香文苑”公眾號,定位是:一個有溫度的平臺,一個師生共同成長的平臺,它既是大文友的交流園地,又是小作家成長的搖籃。至此,“丁香情結”有了一處心靈憩園。


  今年年初,有一顆牙齒出了問題,牙科主任方醫生為它做了根管治療,期間用到了丁香。他笑稱,丁香不僅好看,還很好用。


  今年任教六年級語文。教材是部編版新編首用,第2課就是宗璞的《丁香結》。


  看來,這個丁香情結是越來越深了。


  在文字里認識宗璞是從《紫藤蘿瀑布》開始的,喜歡她的散文,清新輕盈,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來形容再貼切不過了。


  查閱有關資料,了解到宗璞從清華大學外文系畢業,在一個中國哲學家庭受到傳統哲學文化很深的熏陶。然而,她的散文創作卻不是引經據典的那種文化散文,而是在自己的感受和體驗之上的從筆端流出的心靈之語。《丁香結》正是這樣的作品。


  “丁香結,這三個字給人許多想象。再聯想到那些詩句,真覺得它們負擔著解不開的愁怨了。每個人一輩子都有許多不順心的事,一件完了一件又來。所以丁香結年年都有。結,是解不完的;人生中的問題也是解不完的,不然,豈不太平淡無味了么?”作者面對丁香,一反古人的情感,并不是一味地哀愁,更沒有產生抱怨生活的想法,而是對人生有了更深刻的領悟。作者認為,人生中的問題永遠存在,是解不完的;正因為解不完,人生才不至于平淡無味。當身處困境,面對棘手的問題時,我們不應該自暴自棄或怨天尤人,既然人生中的問題解決不完,何不樂觀豁達一些呢?再者,人生的意義或樂趣也許就是在不斷地解決人生問題的過程中產生的。平順的路固然好走,可也失去了行走的快樂。


  《丁香結》短小精悍,筆調優美,頗具哲理:在紛擾的人世間,我們既要有賞花的情調,又要有解結的心志。是呀,生命給你芬芳的丁香的同時,也給你幽怨的“丁香結”。也許這就是生活的常態。


  當我寫下這些文字,心底竟有了種一株丁香的沖動了。


  (編輯:陳悅申)


河北福彩中奖哪个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