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河下古鎮的市井生活
發布時間: 2019-10-29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古巷、舊宅、老店、青磚,它們無不訴說著河下古鎮曾經的繁華和風光。綜 圖

  □陳筱靜

  前不久,我和文友相約,背起行囊,來到了有著兩千五百年歷史的淮安河下古鎮。清風暖陽,溪水緩流。古巷、舊宅、老店、青磚、雕花、瓷器,它們無不訴說著古鎮曾經的繁華和風光,而給我印象最深刻的則是這里身心安然的市井生活。

  古鎮有一條長約5公里的石板街,石板街的周邊,是各式民宅,其中一大半是清朝至民國所建的磚木結構建筑,銀杏樹下,爬山虎旁,很多原住民在此生活。門口下棋的兩位老伯,摘韭菜的小媳婦,修剪花枝的老婆婆,懶洋洋地躺在陽光里的奶牛貓,還有“咕嚕咕嚕”經過的三輪車……

  河下的煙火中,都是歡喜。浮世不爭,安穩妥帖。

  不知何時,一股誘人的香味飄來,是聞名遐邇的“淮安茶馓”。店家熱情地招呼我們品嘗,色澤嫩黃,酥脆香美,名不虛傳。馓子古稱“寒具”,蘇東坡有詩云:“纖手搓成玉數尋,碧油煎出嫩黃深,夜來春睡無輕重,壓扁佳人纏臂金。”這家叫“岳家茶馓”的鋪子有幾百年歷史了,主人岳師傅是第九代傳人,他告訴我們,茶馓主要原料有精面粉、芝麻、細鹽、綿白糖、麻油,剛出鍋的茶馓最好吃,所以他們堅持每天半夜現做。經和面、開條、拉條、盤條、繞條、搭條、油炸、起鍋等十多道工序,才成就最新鮮的美味。吃著爽口的茶馓,我想,或許有不少人是沖著“岳家茶馓”而來的古鎮吧?!

  繼續向前,一股醇厚的醬香味撲鼻而來,原來到了有200多年歷史的王興懋醬園店。走進去,有大嬸來打醬油,店家熟練地從大缸里舀起一勺醬油,用漏斗注進瓶子里。幾只大缸裝滿醬油,生抽的紅,老抽的褐,還有空氣中彌漫的味道,鮮美不可方物。

  走到后院,才發現這里排列著大大小小的醬缸,顆粒飽滿的大豆、小麥浸泡在褐色的液體里。在越來越商業化的當今,王興懋醬油依舊保持傳統的習慣和味道,至少要經過180天的日曬夜露,汲取日月星辰之靈氣,才釀就醬香濃郁、體態醇厚、久藏不壞的醬油。

  王室箍桶店門前幾只嶄新的高腳木桶吸引了我們的目光,正在忙活的王師傅是這家店的第四代傳人,伴隨“梆梆梆”有節奏的敲擊聲,他手中的木桶已經初步成型。

  望著王師傅一雙布滿老繭的大手,我不禁感嘆老手藝人謀生的不易,王師傅吸了口煙,笑著說,如今市場上各種各樣的桶很多,但還是有人喜歡他箍的捅,能用幾十年,所以他會堅持下去。

  “十里朱旗兩岸舟,夜深歌舞幾時休。揚州千載繁華景,移在西湖嘴上頭。”這是明朝邱浚描筆下的河下古鎮(“西湖嘴”即今河下鎮)。自明代起,借助興盛的漕運,河下成為聲名顯赫的重鎮。如今,皇家貴胄的榮華富貴,達官貴人的聲名顯赫,壯士文人的風華榮耀,這一切皆成過眼煙云。

  行走在河下的深秋里,我們透過打銅巷、估衣巷、竹巷、繩巷等小小的市井門洞,看到了長長的景深,別致、清幽。歷經滄桑,古鎮人質樸敦厚、返璞歸真的情懷從未改變,伴著寵辱不驚的運河水,不慌不忙地流淌著……

 


(編輯:孫兒君)

河北福彩中奖哪个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