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 信 掃 一 掃
焦山:聳峙江心隱于世
發布時間: 2019-10-29 來源: 揭陽日報 作者:

  □謝銳勤

  到鎮江已是午后,首站到焦山,萬里長江中唯一四面環水的島嶼。傳說東漢末年,名士焦光游歷大江南北后來到焦山,便認定這是一直尋覓的人間仙境。從此,結廬隱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采藥煉丹,濟世救貧。后劉獻帝劉協曾三次下詔書請焦光出山做官,都被其拒絕。宋徽宗有感于此,改“樵山”為焦山,一直沿用至今。隱居,于有些人而言是處江湖之遠,而思廟堂之高;于另一些人而言是心遠地自偏,帝力于我何有哉;靈魂高度不同,人生格局便不同。

  坐渡船上碼頭便可見有1800多年歷史的定慧寺,山門懸掛的楹聯頗有氣勢:“長江此天塹,中國有圣人。”“惟楚有才,于斯為盛。”這是岳麓書院的楹聯。一個是宗教彼岸,一個是世俗世界,兩者都豪氣沖天,不相伯仲。定慧寺在明代全盛時期,有殿宇98間,和尚3000余人,參禪僧侶數萬人,看來這是當年當仁不讓的“普陀山”。站在寺前展望,大江東去,群山西來,也許只有足夠靜一才能真正達到“定慧”吧?

  來到寺東的觀瀾閣,當年乾隆南巡時的行宮,是一座精致小巧的古雅庭院。當時閣前還未形成沙灘,乾隆在樓上觀賞江景,看驚濤駭浪,聽潮聲震天,想必心中也隨著風云激蕩,感慨萬千。定慧寺山門照壁上題有“海不揚波”,這種太平盛世的理想狀態又有幾位明君能做到?當皇帝誠然很威風,但也很累,乾隆六下江南,八上焦山,是否也有一閃而過如焦光的隱居念頭呢?是否又想邂逅哪位“清水出芙蓉”的江南美女呢?是否也有“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家常之想呢?

  忍著饑餓背著50斤重的背包爬上71米高的焦山,痛并快樂著,山頂風光處處與“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息息相關。“汲來江水烹新茗,買盡青山當畫屏。”在吸江樓臨窗遠眺,江北碧野遼闊,阡陌縱橫,一望無際;江南蒼翠青山,連丘疊嶂,氣象萬千;狂放不羈的鄭公是懂得享受生活的。深山孤寺,綠竹幽林掩映著的“別峰庵”是當年鄭板橋讀書處,一個花壇,兩株桂花,三間小齋,數竿修竹,“室雅何須大,花香不在多。”

  遙想當年,每逢月色如水的夜晚,鄭公便在幽雅的院子里漫步,看江水日夜奔流,聽竹葉簌簌作響,在浩蕩山水中,難得糊涂,忘卻浮華,融入空靈大自然中,融入喜愛的蘭竹石中。“風中雨中有聲,日中月中有影,詩中酒中有情,閑中悶中有伴,非唯我愛竹石,即竹石亦愛我也。”真乃赤子之心也!

  “一片浮玉,十分江景。”今日之焦山,煙云流水,繁華已逝,唯剩孤寂的樓臺在向后人訴說昨日之風流。小小的焦山,隱居也好,別居也好;煉丹也好,讀書也好;道場與方式都只是追求人生價值最大化的過程而已。

  也許你覺得焦光很清貧,但他可能樂在其中。“世人笑我忒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見五陵豪杰墓,無花無酒鋤作田。”也許你覺得鄭板橋與俗世格格不入,但他可能活出自我。“那些年我在花間讀書寫詩/只為遇見最美的你。”人生沒有固定模式,幸福沒有標準格式,生活就是一場修行,最終都希望在修行中遇見自己,喜歡自己,欣賞自己,成就自己最精彩的人生!

(編輯:孫兒君)


河北福彩中奖哪个银行